兩航事件:中港澳台英美葡的外交漩渦

一九四九年十一月九日,中共成功策動中國航空公司和中央航空公司(下稱兩航公司)總經理劉敬宜及陳卓林轉投中共陣營,劉敬宜及陳卓林在香港啓德機場指揮十二架飛機起飛, 最後分別到達天津和北京機場。結果,兩航公司的舉動引發了一場資產爭奪戰,因兩航公司在亞洲具有一 定實力,台灣國民政府不希望兩航公司所擁有的運輸器材落入中共手中,而中共則希望得到器材以利往後航空發展。

劉敬宜及陳卓林,來源:網上圖片

兩航公司的兩位總經理雖然指揮十二架飛機轉投中共陣營,但兩航公司在香港還有七十多架飛機和兩間廠房,成為國共互相爭奪的資產。十一月二十四日,台灣政府與兩航公司員工分別向香港高等法院申請「臨時禁制令」,使國共雙方都無法運用兩航公司在香港的資產。 不久,台灣政府將兩航公司所屬資產賣給由陳納德(Claire Chennault)與魏洛爾(Whiting Willauer)所成立的美國民用空運有限公司(簡稱CAT),而美國中央情報局也派出人員參與CAT。

中共與美國同時向英國施加壓力,英國一方面擔心移交資產予CAT會招致中共報復香港,另一方面憂慮拒絕移交資產予CAT會損害對美關係,左右為難下,只好決定由香港法院進行獨立裁決,以展示不偏不倚的態度。不料CAT接連敗訴,十二月十九日,陳納德向香港高等法院要求接收兩航公司資產,遭到法院駁回,陳納德不服向香港高等法院合議庭上訴,再次遭到駁回。一九五二年六月九日,陳納德向英國樞密院提出終極上訴。最後英國不敵的美國壓力下,樞密院判陳納德上訴得勝,同意CAT可接受兩航公司在香港的資產。

陳納德,來源:網上圖片

除了在香港留下資產,兩航公司中的中國航空公司在撤離上海時,把通信課和通信設備修造廠搬到澳門,在澳門租了倉庫儲存一批通信器材。一九五零年一月,美方為了收回通信器材向澳門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凍結中國航空公司在澳門的資產。台灣政府一方面派人向澳門政府施壓,希望能運走通信器材,另一方面亦派出特工去搜尋儲存器材的倉庫。時任中共華南局第一書記葉劍英得知訴訟消息後,派出時任廣州民航分局局长兼黨委書記任泊生到澳門把一封親筆信交給柯麟,信中要求柯麟盡快找出器材,並運往廣州。柯麟收到信後,立即聯絡何賢和馬萬祺幫忙,而何賢和馬萬祺則找來羅保約見澳督,澳督也表示同意他們把器材運回內地。最後在羅保的協助下成功找到器材,並由何賢的運輸公司運回廣州。

澳門在兩航資產誰屬的問題本應沒有香港出現的爭議性,因當時澳門的殖民宗主國葡萄牙沒有承認中共所建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而是維持把中華民國視為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權,所以兩航公司作為國營企業,台灣政府絕對有權賣給CAT,而澳門政府應協助CAT接受資產。 不過,澳門政府最終還是選擇默許中共把器材運走,而沒有理會台灣政府,可見澳門政府受不住中共壓力,只能向中共屈服。

兩航事件把香港和澳門這兩個遠東小城捲入大國的外交漩渦中,兩個小城都面對大國不同程度的壓力,為了能夠得到些許喘息空間,不得不有所妥協。冷戰時期,這樣的事件恐怕不少,小城要在大國間隙中尋求自身生存空間,又談何容易呢!

參考資料:
《中共在香港(下卷) [1949–2012]》,江關生,天地圖書
《澳門舊話》,李福麟,澳門松山協會
《廖承志傳》,錢竹偉,三聯出版社
《冷戰與香港:英美關係 1949–1957》,麥志坤著,林立偉譯,中華書局

延伸閱讀:

你有聽說過澳門嗎?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